欢迎访问深圳社科网 今天是

社科简讯

探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区治理新格局

 日期:2019-09-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 刘红娟

  自组织的演化动力来自于系统内部。他组织,如政府则来自于系统外部,它们的作用各有千秋。自组织具有自主性、针对性与创新性,但通常耗时较长;他组织演化时间短、见效快,但往往具有机械性、被动适应性。因此,在社区营造过程中,要在遵循系统自组织运行规律的前提下,发挥他组织演化时间短、见效快的优点,缩短自组织系统的形成和演化时间,加速其形成。

  A

  社区是最基层的机构,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位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提出的“四个走在全国前列”新要求,其中也提到要“在营造共建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2018年8月29日,深圳市政府召开推进工作会议,会议提出,“营造共治共享,是解决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客观要求;是把深圳建设成为全国最安全稳定、最公平公正、法制环境最好的城市之一的有效途径;要提高站位、统一思想,深刻认识营造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重大意义”。当经济发展达到一定程度,社会发展就需要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相协调,而在思想观念和治理方式上的改造与更新,就是新时代发展的一个新高度。

  社区是最基层的机构,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位。作为社会建设和治理的基础环节,社区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居民基本生活权益,以及便民利民服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任务最重,也最难。

  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政府职能转变、企事业单位体制转轨的不断深入,人们对社区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多,且呈现出多样化、层次化趋势。由于体制、经济发展水平等原因,我国当今的社区服务发展表现出需求连续性与供给不可持续性的矛盾。政府主导的社区服务供给,由于政府财力和精力所限,已经不能适应我国社区服务发展的需要。尤其是深圳又有人口密度大,外来人口多,人员流动性强等特征,因此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尤为重要。

  B

  以文化理念创新和社会营造理念的实践进行社区的治理

  下面就以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龙岭社区的社会治理为例探索一下如何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

  布吉街道龙岭社区走出了一条很有特色、很有成效的社区治理的道路。

  龙岭社区,面积0.327平方公里,人口2万多人,密度极高,属于典型的城中村,社区80%以上的人口都是外来流动人口。由于人口密度大、人员组成复杂,是全市犯罪率和吸毒人员比例最高的地方之一。

  龙岭社区积极发挥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主导作用,为了更好地进行社区营造,专门聘请了深圳市公众力咨询公司进行策划,为社区营造制定策略和方法,做专业指导。以文化理念创新和社会营造理念的实践进行社区的治理。

  龙岭社区以“满足居民生活需求,提升居民幸福指数”为目标,多元介入,发挥驻地单位和居民的自主作用,创新工作方式;以党群服务中心为主导,发挥党员干部的积极带头作用,创新治理模式。

  具体做法:

  1、坚持党建引领,夯实人人参与共建基础,打造四大体系。一是全方位完善社区党建工作,建立基层党建服务体系。二是以创建文明城中村为契机,打造温馨、和谐、精致的人文社区,建立环境服务体系。三是深化资源共享,联合驻社区单位携手推进社会治理共建模式,建立共建服务体系。四是在消防安全自治、调解纠纷、法律援助、心理咨询、矫正帮扶四大重点领域创新基层社会建设模式,建立重点领域服务体系。

  2、坚持软硬着手,打造人人参与共治局面。

  3、坚持社会协同,形成人人共享初步成果。

  4、以平台建设提升服务能力。深化“警楼共建”平台,强化治安防控体系。

  龙岭社区有条龙岭路,长约1公里,贯穿整个龙岭社区,是社区居民的主要公共活动区域。沿路有龙岗区第二人民医院、布吉街道党建服务中心、布吉街道老干部活动中心、布吉街道关工委、布吉颐养院、龙岗区图书馆龙岭分馆、龙岭学校(小学部、初中部)、南部战区某部队、瑞宁物业公司等驻社区公共单位;商铺约110家,主要从事超市、餐饮、文教、茶烟酒、旧货买卖、寄递物流等经营活动。业态丰富,社会治理“三共”要素齐全,有先天的资源禀赋优势。龙岭社区以社会化、生活化、常态化为目标;以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制保障为原则,在龙岭路上打造12个共建共治共享示范点。

  采取的主要措施是:

  1、明确各类共建共治主体的共建方式、共建责任、共建内容和共建规则,形成“依法共建、依理共建、依情共建”的社区治理龙岭特色。

  2、寻找社区达人、能人和热心人,称作共建人,组成智囊团,号称“72贤人”,共同出谋划策开发各共建点。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依托社区共建人,整合资源、发挥优势、创新举措,为社区治理献策出力。

  十二个示范点的具体内容如下:

  1、以党建服务中心为核心打造“党群聚心共建”示范点。

  2、以老干中心为核心打造“才艺传承共建”示范点。

  3、以关工委为核心,打造“雏鹰护航共建”示范点。

  4、以龙岭学校为核心,打造“社校共融共建”示范点。

  5、以布吉医院为核心,打造“医养院社共建”示范点。

  6、以社区U站为核心,打造“志愿服务共建”示范点。

  7、以多个楼栋为核心,打造“警楼睦邻共建”示范点。

  8、以社区商铺为核心,打造“爱心商圈共建”示范点。

  9、以某部队为核心,打造“军民鱼水共建”示范点。

  10、以龙岭图书馆为核心,打造“书香家庭共建”示范点。

  11、以社区两家物管为核心,打造“品质物管共建”示范点。

  12、以颐养院为核心,打造“居家养老共建”示范点。

  龙岭社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实践,效果十分明显,旧貌换新颜,走上了一条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发展之路。

  C

  加速我国社区服务供给自组织系统的形成

  通过龙岭社区的具体实践我们可以看到,针对本文开始时提到的目前社区治理中遇到的问题,自组织系统可以有效地缓解这一矛盾。因此,要加速我国社区服务供给自组织系统的形成。

  社区营造就是要政府引导、民间自发、社会组织帮扶,使社区自组织、自治理、自发展,帮助解决社会福利、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社群的本质是一个个以情感性关系和认同性关系为基础、知根知底的小团体,在这种小团体中信息不对称问题较少,其中地理性社群就是社区。比如,现代社区有大量的对养老、育幼、扶残、儿童教育、青少年辅导等需求,政府能做的是“保底”,一碗水端平地保障每个人最基本的需求;社会组织、专业机构能起到重要的作用,但不足以涵盖整个社区的需求。所以,最能够提供这些社会福利的,正是社区本身。最关心孩子的是他们的父母,最关心老人的是他们的儿女,如何让这些人走出家门,结合起来,一起为社区提供这些福利“产品”是社区营造的第一要务。

  自组织的演化动力来自于系统内部,他组织,如政府则来自于系统外部,它们的作用各有千秋。自组织具有自主性、针对性与创新性,但通常耗时较长;他组织演化时间短、见效快,但往往具有机械性、被动适应性。因此,在社区营造过程中,要在遵循系统自组织运行规律的前提下,发挥他组织演化时间短、见效快的优点,缩短自组织系统的形成和演化时间,加速其形成。

  要充分发挥社会组织提供服务和反映诉求的作用,有序承接政府社会职能的转移;强化居民与社区之间的共同利益,提高居民主动参与社区服务供给的愿望,规范参与程序,为居民参与社区服务提供畅通渠道和制度保证;积极引导驻区单位就近就便向居民提供场地、设施、岗位实习及就业等服务;加快政府职能转移,实现工作重心和职责下移。

  资金方面,政府对社区公共服务投入,要合理设定资金投入的连续性、制度性的保障措施;通过税收减免、财政补贴、政策优惠、免费提供活动场地及设施等方式,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

  要市场化运作,营造竞争与合作氛围。要以市场化为导向,促进社区服务领域竞争协同机制的形成,促成各方主体适度竞争与合作供给局面的形成。

  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弱化其直接供给的角色,深化其政策制定、资金投入、引导规范、考评监督的宏观管理者职能,做好资金资助、平台建设、组织培育、队伍建设、效果监察等工作,为社区服务供给自组织系统的形成创造良好的环境。完善向社会自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程序,积极探索政府购买、项目补贴、项目奖励等多种形式。

  社区服务供给是供给主体在特定的市场、经济、法律及社会、文化等外部环境中整合现有的人力、资金、信息等资源,向社区服务供给对象提供相应社区服务、满足其需求的活动。外部环境状况和自身资源禀赋差异对社区服务供给影响重大,因此,要结合当地具体情况,因地制宜。

  社区营造过程是一个慢工程,不能要求短时间内出效果,这不符合社区营造的客观规律,需要长久的坚持,才会有好的效果。

  (作者系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粤港澳大湾区研究中心暨国际化城市研究所副研究员)